腹黑相公:拐个醉妻来上榻

腹黑相公:拐个醉妻来上榻

jewel钟蓉君作者

宫斗

已完结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0-02-13 12:08:11

在线阅读

经典小说《腹黑相公:拐个醉妻来上榻》由jewel钟蓉君所编写的宫斗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莫云聪,福伯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好哀怨的跟在莫云聪后面,别问她为什么她本来要走一天多的路,两人才用半天就进金陵城,像他们这种驰马奔腾的结果,就是让自己的屁股痛得

《腹黑相公:拐个醉妻来上榻》免费试读

好哀怨的跟在莫云聪后面,别问她为什么她本来要走一天多的路,两人才用半天就进金陵城,像他们这种驰马奔腾的结果,就是让自己的屁股痛得像快裂成两半了,呜~莫云聪,我恨你。

两人走到接近莫家堡大门口他们时才把马速放慢,守门的护卫看到是莫云聪,赶紧把拦在堡门口的护栏拿开,莫云聪骑着马率先走进去,女儿红本也想跟进去,却让护卫拿着长矛挡住: “站住。”几个护卫并成一排阻止她进入。

“啥?”女儿红搞不清楚状况,她不过是跟着他走而已,为什么莫云聪能进,她不能进?里面有宝吗?不让进正合她意,这次她没逃哦,是进不去所以自动离开,正在暗爽想驾马离开时, 走在前头的莫云聪听到护卫的哟喝声后把马调回头:“想走去哪?”看着女儿红准备离开,让他心情莫名其妙的不爽,有多少女人想巴着他不放,这小酒鬼竟然恨不得马上离开他。

喝着他买给她的酒:“他们不让进啊。”女儿红说得理直气壮,离开郊外后才一进城,她马上咚咚的去重新买个酒葫芦打酒,这一路来,她好说歹说,莫云聪就是不肯放她走,真是一失眼成千古恨,就因为看了一眼他的肉,这必须惨兮兮的被他牵着鼻子走。

“红姑娘是我请回来的贵客,以后她可以自由出入莫家堡。”对于护卫的忠心度,他非常满意,所以他并没有生气,只是像描述般跟他们说明。

“是。”说完自动退开让女儿红进去,还不忘多看马上的红衣姑娘一眼,以便以后她出入时能容易识人。

摸摸鼻子,看来是走不成的了,女儿红只能跟着他往堡里走去,刚刚看那莫云聪的样子可真威风,他天生就有一种威慑感,让人不得不从。

进堡后,把马交给小斯,两人才用脚代步,莫家堡的面积很大,四周建起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墙,而且看上去每一层的风格,花草树木种植的位置都一模一样,感觉像是请风水先生特别设计的八卦迷形,如没堡内自己人带路,一般宵小要是想潜入,怕是东西没拿到就被八卦迷形给困死了,刚踏入大厅,管家福伯已经上前迎接:“少堡主,老爷和夫人昨日已经去洛阳城了。”

莫家堡现在的堡主已经是莫云聪了,但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福伯却习惯这般叫他,莫兆赫,莫家堡现在的老堡主,早在莫云聪成年后就开始慢慢让他接手家业,而当莫云聪能独挡一面时,自己则带着夫人到处游玩。

洛阳城?听着福伯的告知,他清楚二老应该是去姨娘那里了:“知道了,可有说何时回来?”离开也好,他不认为在他从山东回金陵的路上,那些想对他下手的人是个意外。

“一两个月。”就他听自己的妻子所讲,夫人这次去很可能是为少堡主向姨夫人提起联姻的,从小姐出嫁后,夫人就开始着手为少堡主的婚姻大事忙,福伯的妻子是莫夫人的贴身丫头。

以着半拐的步伐跟在莫云聪身后的女儿红,对四周辉煌建筑充满好奇,看到一路来,每走到一处就有人恭恭敬敬的唤他堡主,看来他的家世很不错哦,到处东摸摸西看看,每走到一处就用手碰一碰。

“还喜欢吗?”对着走近身边的她问。

“你家只有你一人吗?”怎么从头到尾都好像没看到他的家人。

莫云聪听后一阵苍白无语,敢情他刚刚和福伯的对话她一点都没听到:“我父母出远门了,我还有个妹妹,不久前刚新婚,嫁给同是金陵城的风家”简单的对她说明。

“少堡主,她是?”福伯这才注意到跟在他身后的女儿红。

“红姑娘是我请回来的,福伯,你把她安排在我院落里住下。”

福伯听后一楞,跟少堡主住同个院落?要知道就算是已有婚约的未婚夫妻,为了避嫌,都不能住同个院落,更何况他清楚,这红姑娘应该是少堡刚认识不久的,但既然主子都下令了,他这下人心里虽觉得不妥,也不敢多说什么:“是,我现在就去叫人在少堡主院落里清出这间房。”说完转身下去安排。

福伯一离开,他马上扶着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他虽然在前头走,可不代表他没看见她走路一拐一拐的:“辛苦你得陪我驰马赶回来,很不舒服吧。”以为她是行走江湖的人,应该习惯骑快马,现在感觉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“谢谢哦。”呜,这莫云聪总算还有点良心,知道她不舒服:“如果可以能不能给点酒来。”晃了晃又被她喝光的酒葫芦,自己记得好像没喝几口啊,怎么就没了。

看着酒葫芦,两人一路走来在马速那么快的情况下,这小酒鬼竟然还能喝酒,真是服了她了:“等下先去换洗,呆会吃晚饭的时候我会叫人准备给你,你为什么叫女儿红。”

“因为师傅最喜欢喝的就是女儿红啊。”所以她就荣获女儿红的闺名哩。

“你师傅也好酒?”真是有什么师傅就带出什么徒弟,只是她师傅未免太失责了吧?让一个女孩子学会噆酒如命。

“嘿~你猜对了。”小时候师傅简直拿酒当米汤养她,才造就她爱酒如命的怪僻。

“除了你师傅,还有亲人吗?”

“没有了,我是孤儿,是被师傅捡回来的。”

两三句就把她的情况了解个大概,莫云聪点点头:“现在好点了吗?好点的话我带你到黔南院。”那是他住的院落。

“走吧。”就算很痛她才没那逊连走都走不了。

到黔南院后,莫云聪简单的跟他说四周的房间,下人已经把她的房清理干净,看女儿红进去后,他才回自己的房,女儿红换下衣服后,感觉肚子好饿,咚咚的跑到莫云聪的房前:“莫云聪,你好了没?”用脚一踏正准备进房里,害莫云聪换一半衣服的动作顿停,女儿红立刻察觉到自己来得……好像不是时候。

“请问,门板跟你有仇吗?”莫云聪慢条斯理地问,一边把套上的衣服整理好。

“没有啊。”女儿红疑惑地回望他,怎么问这种问题?

“那为什么你不能伸手好好敲门,一定要用踹的呢?”真是可怜的门板,莫云聪不禁为它的坎坷命运叹气。

“我在谷里的时候都这样啊,你的门质量真差。”未了不忘批评一下他的门,她不知道在谷里一年到头,除师傅好友偶尔探防外,几乎没有人,所以房门没反锁一踏就开,莫云聪把门反锁,门板当然受不了冲击力。

“那反倒是门板的错了?这么急找我什么事呢。”走到门口看了下门板,再看着换下干净衣服的女儿红,等会记得叫福伯吩咐下人重新安下才行。

这时候女儿红的肚子咕咕的直叫,再怎么大线条的女孩,她这时也会觉得得尴尬:“那个~我~肚子饿了。”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。

这眼神和这句话让莫云聪想到小时候,妹妹出事前的情景。

“喂你发什么呆啊。”摇着出神的他。

回过神,用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:“又没礼貌,叫相公。”

“莫~相公。”不情不愿的改口,就怕又被他弹额头:“会痛的耶。”女儿红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叫他相公,叫名字不是很好吗?

“不痛我弹你干嘛?会痛才能长记性,下次可别又叫错了,走吧,晚膳应该准备好了。”牵着她的手,一起往食厅走去。

“为什么只有一壶酒?”一边啃着鸡腿,一边抱怨:“你好小气。”说完再喝上杯。

“小气?”大掌把酒拿过,走到外面,哗哗的把酒全都倒掉。

“哇。”惨叫一声女儿红见状,马上跑过去想抢回来,可惜,被她喝剩三分之一的酒全都被莫云聪掉光了,一滴不剩:“你~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呜~这么美味的酒就被他这么给浪费了,她要为辛苦酿酒的师傅谴责他。

“不是说我小气吗?”勾起俊朗微笑,他只不过小气给她看而已,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想逗她,这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。

“要倒也倒在我嘴里嘛,干嘛白白浪费给土地。”嘟着嘴,女儿红现在确定一件事,就是不能在他面前乱说话啦。

“你只吃两个鸡腿,其余全吃酒这怎么行?”拉她重坐在餐桌前,夹些青菜在她碗里给她:“得多吃饭菜。”

“谁用青菜送酒?”她一向都是瓜子花生野肉吃大的。

“现在没酒了,所以认真吃饭。”

“哦,狠狠的趴着白饭,把菜全夹掉。”

莫云聪看她特别的多吃某些食物,而有些连动都没动过:“红儿,不可以挑食。”说完把她没动过的菜每样夹一点给她:“如果你敢夹掉不吃,以后别想沾到酒。”看她又要向一边夹开,莫云聪提醒一下。

怎么这样?当他娘子不但一点好处都没有,还样样被他管得死死的,不是有喝不完的酒吗?现在还要管她不能挑食:“我可不可以不当你娘子?”她一点都不想。

“你想不认帐?”没有回答她。

看他表情就知道:“不可以对吧。”说完闷闷的吃饭,她生气了啦,所以不理他不理他。

看她孩子气的样子,因喝酒而红扑扑的脸,让人真想咬一口,压住异样的骚动,莫云聪静静的吃自己的饭。

从进来莫家堡的那一天,莫云聪向堡里所有人介绍过她后,堡里所有侍仆无不待她如上宾,更何况她总是对堡主相公前相公后的叫,下人虽恭敬却疏远。她和莫云聪住相同的院落,几天来,她就像被放牛吃草一样晾在堡里,知道她爱酒,他吩咐福伯三餐都必须备一壶酒给她,每次想找他,堡里每个下人都说不知道,只

 

腹黑相公:拐个醉妻来上榻

jewel钟蓉君作者

宫斗

已完结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《腹黑相公:拐个醉妻来上榻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